首頁 > 印象新聞
攝影藝考丨印象攝影展 | 在光與影中尋覓另一個世界
發布日期:2019/9/6 15:50:23  瀏覽量:1575


1826年,法國人約瑟夫·尼塞弗爾·尼艾普斯(Joseph Nicéphore Nièpce)研發出了世界上的第一臺相機,并拍出了世界第一張真正意義上的照片—《窗外》。


縱使那些美好時光我們仍無法讓它永遠停留,但因為相機的存在,我們可以選擇另一種方式,將它永久刻錄下來。


自此,回憶不僅存于心底,更存于你按下快門那一刻。


《沉默園》

它是一個命運多舛的森林公園,始建于20世紀90年代初期。


公園內各種娛樂設施一應俱全,在建成初期的幾年里十分繁華熱鬧,后來因有人聚眾賭博被查處,便再無人光顧了。荒廢近20年后,再次毀于一場意外大火,這座曾經豪華的森林公園,從此沉默在了迷霧中。


當我站在這堆廢墟中拍攝時,似乎仍能聽到當時的喧鬧嘈雜聲……一切結束后,留下的只是娛樂的殘骸,變得十分的荒誕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它將被植物覆蓋、纏繞,也許會以另一種形式獲得重生。

——張文鳳


#01

#02

#03

#04

#05

#06

#07

 

#08


 

《一些舊物件》

這組影像中的舊物件,每一樣都有著自己的歲月,它們從屬于不同身份的主人,有為外公外婆照亮黑暗的馬燈,有陪伴父母青春歲月的鬧鐘,有不知道易了幾次主人的海鷗雙反,有一位已故去的老人家的日記本,也有木工師傅的墨斗和菜販的老秤......

它們都是獨立的個體,訴說著各自的故事,它們的一切也卷著浪花,慢慢溶解在歷史的長河中。

這組照片使用了濕版火棉膠這種的老工藝進行拍攝,是想用某種穿越之感表現這些逐漸淡出我們生活的曾經的“伴隨者”。
——張文鳳


#01

#02


#03

#04

#05

#06


#07

 

#08


 

《Do Not Remember》

這是一個關于夢的故事。


我是一個多夢的人,經常做各種各樣離奇古怪的夢,夢像謎一樣亦真亦幻,我沉醉于夢的奇異世界,縱使夢會讓我常常感到害怕,但是我依然享受這自由無意識的世界,可是夢又是極易忘記的。

正是夢的短暫易逝更激發了我對夢的興趣,為什么不把這些記錄下來呢?這些夢到底有什么寓意呢?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夢?是對生命活動的一切暗示?還是佛洛依德所謂的壓抑的欲望偽裝的滿足?


本系列作品,正是通過夢來講故事,我把自己逝去的夢的碎片通過動態影像竭力拼湊起來,以便進入夢中,夢醒后,一切都沒有發生,因為不記得(Do Not Remember)。
——王壯壯


#01


#02


#03

#04


#05


#06

#07

 

#08


 

《隱秘的欲望》

手機與移動網絡的普及促使圖像的生產與傳播更加大眾,更貼近于生活。我們每天都在接觸和制造圖像,不論這些圖像是通過什么媒介生產,它們都在時刻影響著我們的生活。


正如馬歇爾·麥克盧漢所說的:“有一樣東西,魚對它的屬性一無所知,那就是水。”那么,處于圖像包圍著的視覺時代的我們對圖像的觀看又理解多少?面對紛繁復雜通過網絡傳播的手機照片,我們又是如何觀看與解讀的?這些照片是否傳遞了正確的意義?它們如何控制我們認識真實世界的?


基于對約翰·伯格觀看理論的研究和對圖像的觀看的思考,我設計了一個由朋友圈中好友參與的持續一月的攝影項目——隱秘的欲望。該系列作品通過對參與者的手機照片的搜集、挑選、編輯、整合而成。旨在探究私人手機照片的意義與照片觀看的另一種思考的方式。

——王壯壯


#01

#02

#03

#04

#05

#06

#07

#08



本次的迷你印象攝影展,特意收集了印象的兩位攝影老師張文鳳與王壯壯的作品,在不同的角度、不同鏡頭里、不同思路······感受他們獨特的創作風格。


我們透過鏡頭來認識這個世界,也在鏡頭里感知與思考著這個世界,何謂攝影的意義,我想就在于此。


以上的這些作品,看完后的你有什么感悟?又會在其中找到什么靈感?或者說,你還想要尋找更多的靈感?


我們下期再見!